购买

·第二章·

我喜欢你,最是诚恳

01

“他都这样了,你还能忍?”许音袂坐在叶晚家的地毯上,把茶几拍得咚咚作响,恨不得把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叶晚的耳朵揪起来。许音袂面容狰狞,完全没有了平日的温柔。

叶晚拿着遥控器换台,“嗯”了一声,显得底气不足。

许音袂痛心疾首:“就因为他长得好看?”

叶晚马上否认:“当然不是!我是看脸的人吗?”

许音袂冷笑:“你就是。”

叶晚说不过许音袂,使出撒手锏:“你非要这么想,我也没有办法。”

叶晚把遥控器扔到一边,盘腿坐好,说:“再说了,那事我本来就做错了。我把人打了,不好好道歉,还闹到派出所,耽误了人家的休息时间,真是罪大恶极。”

“喂!”许音袂听不下去了,“你自我批评也该有个限度,这是我们骄傲的天才叶晚的台词吗?再说了,就算真的是你错了,你也道歉了。你不就是想撩小哥哥吗?找这么多借口做什么?”

许音袂鄙视叶晚。

叶晚哼了一声,并不反驳。

自那天吃完饭后,她除了时不时给沈渡发条私信,没有再联系他。用她的话来说,这叫欲擒故纵。她不能表现得太殷勤,不然他会不珍惜的,得让他着急。

不过……好像没什么成效。

比如现在,叶晚一边跟许音袂说话,一边眼睛往手机上瞟,距离沈渡上次回她私信已经过去一天了,她没有回复,他居然也没说什么了。

叶晚:吃了吗?

沈渡:吃了。

沈渡真是能把天聊死,这时候他难道不应该问她是不是也吃了吗?

叶晚失望地想把手机关掉,这时,手机屏幕突然一亮,沈渡回了她的消息,如她所愿,他问她是不是吃了。

叶晚服气。她回复:自沈医生上次回复我到现在,我已经吃了六七顿。

沈渡:一天吃了六七顿,厉害。

叶晚:那你呢?

沈渡坐在更衣室的沙发上,右手拿勺搅着一杯咖啡,左手翻着微博。窗户上结了一层细密的霜花,衬得外面灰蒙蒙的,让人看不真切。昨晚到现在,他一直在手术室工作,一顿饭也没有吃。

但他要是如实回复的话,那个爱操心的女孩肯定会絮叨个不停。他想了想,回复:一日三餐,一次没落。

叶晚回复得飞快:医生就是知道养生。

沈渡笑了笑。叶清白走了进来,正好看见他在笑,“咦”了一声,脱下白大褂挂在一边,说:“沈老师,遇到什么开心的事情了?笑成这个样子。”

沈渡一见是叶清白,松了口气:“结束了?”

叶清白“嗯”了一声,说:“结束了。盛玉跟着去了ICU,你回家歇会儿吧。”

沈渡没有说话。叶清白打开自己的柜子,才发现沈渡连衣服都没有换。这一天一夜,他们都在给一个孩子做心脏搭桥手术。沈渡光是穿动脉就用了两个小时,不过最后的结果是好的,但他知道沈渡在较什么劲。

那是上周的事情了。沈渡对一个病例很感兴趣,一直在跟进,但是病人突然病发,虽然医生对那个病人进行了抢救,但那个病人再没有醒过来。手术结束后,沈渡默默地出了手术室。他本来就在休假,所以没人问他去了哪里。

但半小时后,他又回来继续工作了。

想到这里,叶清白微叹,说:“我们一起毕业,到医院工作也有五六年了。我早就跟你说过,少点人情味,你尽力了就谁都不欠,别折磨自己。”他又笑了笑,“说实在的,你也该谈一场恋爱了。咱们医院那么多人对你芳心暗许,真的没有让你动心的?”

话题突转,让沈渡一怔。叶清白还在絮絮叨叨:“听盛玉说,你们麻醉科有好几个姑娘追你,都特别优秀。要不,下次一起吃顿饭吧?”

“盛玉说,咱们医院对面新开了家火锅店,冬天就该吃火锅。”

“对了,盛玉从家里给我带了饭团,你要不要吃一个?”

“盛玉,盛玉,盛玉。我知道你俩交情好,但你用得着每句话都把她挂在嘴边吗?”沈渡忍不住瞪了叶清白一眼,接着,他站起来,说,“我现在去ICU看看你家的盛大医师。”

“哎,饭团还要不要了?”

“给我留两个。”沈渡的声音从外面飘进来。

叶清白笑了一声,心想:我家姑娘亲手做的,就做了三个,为什么要给你留两个?

他放了一个饭团在沈渡的衣柜里,瞥见沈渡的手机放在沙发上,不由得无奈地腹诽:沈渡真是个工作狂,说什么去ICU看盛玉,明明是去看病人。

叶清白走上前拿起手机,手机页面还停留在叶晚私信那里。叶晚左等右等也没等来沈渡的消息,一连发了几条:

——人呢?

——沈大医生,你上次给我的肩膀打麻醉,为什么过了这么久,药效还没退?

——我现在半个肩膀都酥酥软软的,你要负责!

——哎哟!

叶清白翻看着一条条消息,手机差点从手上脱落,八卦之心冉冉升起:这就是沈渡传闻中的女朋友?

怪不得不想谈恋爱,原来是已经有了女朋友!

好嘛,他谈个恋爱,沈渡从头到尾都知道,现在轮到沈渡谈恋爱了,他却丝毫不知情。他勾起嘴角,回复叶晚:来医院,我负责。然后他点击发送键。

OK!

让他来看看沈渡那个传说中的小饭团女朋友长什么样子。

叶清白回复后,巡查科室时路过ICU,看见沈渡正小声跟盛玉说着什么。他敲了敲门上的玻璃,盛玉和沈渡一起抬头。盛玉笑了笑,沈渡挥了挥手,说:“去说两句话吧,小点声。”

盛玉把笔收了起来,走过去。叶清白没有穿无菌服,不能进去。他在玻璃窗户上哈气,写字:

——想你了。

——饭团很好吃。

——早知道不给沈渡了。

盛玉失笑,抬手在玻璃上敲了敲,发出一声轻响。她无声开口:“好啦,下次再给你做。”

叶清白嘚瑟地擦掉玻璃上面的字,开心地吹着口哨走了。

沈渡一边做记录一边问:“恋爱的人都这么白痴吗?”

“我想看看沈老师是怎么白痴的。”盛玉慢慢走过来,轻声道。

沈渡面无表情:“不会有那么一天的。”

02

叶晚现在很高兴。

高兴到什么程度呢?她在半个小时内把衣帽间所有的衣服拿了出来,一件件地试。许音袂看到目光呆滞,头疼得不行:“走红毯都没见你这么用心,至于吗?”

叶晚喜滋滋地又换上一套,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说:“上次我去医学院穿得那么土,简直丢人死了。今天必须光鲜亮丽地出现在沈渡面前。”

许音袂说:“咱们周老板知道你要去那里吗?”

叶晚十一月出了唱片,连续一个月马不停蹄地宣传,好不容易有一周的休息时间,平时这个时候她是不会出门的,就连周南明也被禁止到她家来。现在她居然为了沈渡两出家门,可以说是很重大的新闻了。

叶晚懒得找借口了,继续找衣服,换衣服。

这次,叶晚一出来,许音袂的眼睛顿时亮了一下。眼前叶晚的穿着其实很普通,毛茸茸的白色毛衣上点缀着小圣诞树和铃铛,似雪非雪,衬出几分慵懒,搭了一条黄白格子围巾,短发软软的,皮肤很白,鞋子是很普通的小白鞋。

明明是非常普通的搭配,穿在叶晚的身上却极其惹眼,让身为女生的许音袂也不由得感慨。

许音袂一拍桌子:“就这身了,拿不下沈医生,我跟你姓!”

叶晚比了个OK的手势,拿起包出门。

一路上,她都在想沈渡给她回的消息。

——来医院,我负责。

她去过他所在的医院,离她家有点距离,她怕打车被人认出来,把许久不开的汽车开了出来,一路上放的都是自己的歌。叶晚正嘚瑟着,许音袂的电话打了过来,声音压低:“喂,到了?”

“再转个弯就能看见医院大门啦。”叶晚哼着歌,没听出对方语气中的不对劲。

许音袂都想哭了,说:“周南明来了。”

前面正好是红灯,叶晚猛踩刹车,心想:周南明,他怎么来了?接着,叶晚又觉得自己大惊小怪:“来就来呗,我在休假,怎么了,他还能强迫逼我上工吗?”

“可能是真的。”许音袂站在门口,门外周南明正在耐心地按着门铃,他身后站着一个摄影师,扛着长枪短炮,看样子现在就恨不得把摄像机伸进来。许音袂顿感绝望,说:“你多久没看微信了,是不是漏掉什么重要消息了?”

叶晚马上去翻微信,她这两天忙着在微博等沈渡的消息,所以没开过微信,这下一开,一条条消息瞬间蹦了出来。她翻了翻,才发现周南明昨天给她发过消息,是条语音。

叶晚打开语音。

周南明说:“在家吗?公司和电视台合作,准备拍一档你休息在家的日常。明天下午两点,记得收拾一下自己。”

明天下午两点,也就是此时此刻。

神啊,她为什么现在才看到?

收拾一下自己?叶晚看了看自己,收拾得倒是挺好看的,就是她不在家。

绿灯亮起,叶晚发动引擎,那头许音袂已经架不住外面不紧不慢的门铃声,把门打开了。叶晚没有挂电话,一边开车一边屏住呼吸听着那边的动静。

说实话,她还是挺怕周南明的,尤其是在工作上,毕竟人家是老板。

那头老板发话了:“许音袂,晚晚呢?”

“她……她洗澡呢。”许音袂也怕周南明,结结巴巴地说出了一句让叶晚吐血的话。叶晚心想:许音袂是想让自己现在回去,爬个几楼出现在自家的浴室里吗?

周南明沉默了一下,折回去对摄影师说了句什么,便礼貌地把摄影师关在了门外。他朝许音袂伸出手,许音袂乖乖地把手机递了过去。周南明转了转手机,贴在耳朵上:“你在哪儿?”

叶晚理直气壮地道:“医院!”

“生病了?”

“嗯!”

“我不是说过,不是大病,不准去医院吗?为什么不喊我给你请的私人医生?”

叶晚本来有点心虚,但是一听周南明这么说,心里顿时觉得委屈了,她说:“我就想去医院,休息时间,我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有本事你扣我工资啊!”

说完,叶晚挂断电话。车子正好开进车库,她心情不好,让本来就不好的车技大打折扣,几次都没停进车位。她来了气,双手砸在方向盘上,又疼得直呼痛,正搓着自己的手,忽然有人敲了敲她的车窗。

叶晚抬头看去,眼前一亮。外面的人穿着修身的大衣,眉眼干净,是沈渡。她摇下车窗,说:“你来接我啦?”

沈渡有点纳闷怎么会在这里看到叶晚,不过现在没时间问这个。他指了指副驾驶座,说:“坐过来,你倒车的技术太烂了。”

叶晚悻悻地坐到副驾驶座,沈渡坐进来,帮她停好车,解了安全带才想起来,问:“生病了?”

叶晚本来想说没有,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她点头:“对,有点感冒咳嗽。难受。”

沈渡瞥了她一眼:“穿这么少,不感冒才怪。”他下了车,没有听到那边开门的声音,转过身,说,“车都停好了,还不下来?”

叶晚偏不下来,说:“绅士要为女士开门!”

沈渡“啪”的一声关上门,语气淡淡:“我不是绅士,是医生。你不是女士,是病人。自己下来。”

叶晚乖乖地开门下了车。

沈渡的嘴角勾了勾。

叶晚本来以为他会带自己去拿药,谁知道他把她带到休息室,说:“看见那瓶水了吗?”

他指了指桌子上的一个热水瓶。叶晚点头,他说:“我现在要去看一个病人。你在这里,把那瓶水喝光。”

叶晚目瞪口呆:“这就是你的负责?”

她这句话让沈渡的脚步停住:“什么负责?”

叶晚把手机拿出来,摆在他的面前。他仔细一看,是两人的私信对话框,最后一句是他回的:来医院,我负责。

沈渡顿时觉得自己脑子里有根弦断了,他咬牙切齿,一字一句地说道:“叶——清——白!”

不远处正在安排下一场手术的叶清白忽然打了个寒战,同事问他:“怎么了?”

叶清白干笑:“冷,有点儿冷。”

那边,叶晚伸出手,小声问道:“谁是叶清白?”她刚说完,肚子发出“咕噜”一声,沈渡的目光扫过来,她委屈巴巴地道,“我饿了。”

沈渡:“……一天吃了六顿饭?”

叶晚点头,眼神要多纯真就有多纯真,表情要多可爱就有多可爱。

沈渡心一软:“我这儿还有一个饭团。”

03

叶晚心满意足地抹了抹嘴巴,点评:“哇,好好吃的饭团。”她冲沈渡挤眉弄眼,“哪个心灵手巧的姑娘做的?”

沈渡没理她,而是问:“吃饱了吗?”

叶晚坦白:“没有。”她又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目前饱了,一会儿就不知道了。你要去忙吗?你去忙,别理我!”

沈渡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在这里陪她吃饭团,看了看时间,然后起身,说:“那你一会儿自己回去吧。装病的话,就不要来医生面前嘚瑟了。”

面前的女孩脸色红润有光泽,一点儿也不像生病,能骗得过他?

叶晚被戳穿了也不生气,一脸新奇地跟在他身后问来问去。他见她不走也不管她,只是警告她小声点儿。她捂住嘴巴,把说话声音降低了点儿,但时不时还是会发出惊呼声,像是这辈子都没来过医院一样。

叶清白从病房出来时看到的场景就是这样。他一看就知道那个“小饭团”来了,正好查完房了,他让实习医生去做下面的事情,自己则神秘兮兮地凑到沈渡的面前,一脸坏笑:“怎么?沈渡,这是你的小饭团?”

他的小饭团?

沈渡不由得失笑,他有心想吓叶清白,含糊地“嗯”了一声,说:“小饭团,过来跟叶医生打个招呼。”

叶晚喜欢“小饭团”这个称呼,乐呵呵地走上前,把口罩一拿,朝叶清白挥手:“嗨,叶医生。”

叶医生石化了。

叶医生腿软了。

叶医生……叶医生一把将沈渡拉了过去,一边瞥叶晚一边压低声音:“什么情况?小饭团?这是小饭团吗?这是哪里来的巨星啊?!怎么就成你的小饭团了?”

沈渡暗笑,心想:让你手贱把叶晚喊到医院来。但表面上,他还是一本正经地点点头:“是她。”

叶清白左顾右盼:“我家姑娘哪儿去了?她是叶晚的忠实粉丝,当年我跟她告白的时候就是唱叶晚的歌才成功的。”

沈渡无言以对,看着叶清白走过去跟叶晚打招呼、要签名。两人越走越近,不出两分钟就互加了微信。沈渡过去的时候,就听见叶清白喜滋滋地说:“那就这么说定了,一起去吃火锅。不过,要等到圣诞节,那时我们轮休。”

叶晚说:“行啊,就圣诞节。”

叶晚似乎察觉到沈渡的目光了,抬头朝他看了一眼,她的身影映入他的眼帘,他面不改色,她微微一笑。她笑起来,眼睛弯弯的,像蕴了天上散落的光,让她整张脸显得格外动人。

沈渡转头,留下一句“我不吃”就往前走。

他的背影冷漠,像写了一句“生人勿近”。不过……叶晚在心里想:我可不是什么生人。她是熟人,三分熟,也叫熟。

叶晚回家前特意给许音袂打了个电话,问:“周南明还在吗?”

许音袂有气无力地回答:“我不知道,我先跑了。”

“没义气!”叶晚斥责道,不过现在她已经在电梯里了,就算周南明还在她家,她也没办法。她咬咬牙,拿出钥匙,还没开始转动,门就被人从里面打开了。

叶晚虽然有心理准备,但还是吓了一跳。她拍了拍胸口,屋里没开灯,周南明双手插兜站在黑暗里,像一个危险的符号。她看着他,装作一脸惊讶,随手打开了灯,说:“我还以为你走了,我没看到你给我发的消息。”

周南明“嗯”了一声,让开一条道。叶晚小心翼翼地绕过他,她的手腕却被他从后面拉住。她心下一沉,正想躲开,他却猛地把她扯进了怀中。她的背脊一僵,他没有做其他动作,只是把下巴放在了她的肩膀上。

他懒懒地说:“你去哪里了?”

叶晚说:“医院。”

“什么病?”

“感冒。”

“药呢?”

“医生说喝热水就行了,不用吃药。”

周南明笑了一下,松开了叶晚。她连退了好几步,干巴巴地笑笑:“南明,你要是那么喜欢拥抱,可以养只小狗,抱起来更舒服。”

周南明靠在墙上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她壮着胆子说:“你看啊,你在我家不走,万一被狗仔拍到了,别人就会说你潜规则我。而且会有很多人骂我,继而影响唱片的销量和我的出场费,这划不来。”

她掰着手指头算着,一副认真的模样,周南明眼中闪过一抹温柔。

这个拥抱是周南明和叶晚的约定。第一次见面时,他用红酒毁了她的留声机后,走到她的面前,她搂住他的脖子就哭,怎么也不愿意撒手。她的眼泪一滴滴地落在他的衣服上,一滴滴地把他的心哭软了。

清醒后,她一边帮他洗衣服,一边不好意思地许下了这个诺言。

“以后你想抱我的时候就抱我,把我当抱枕也没关系!”她小手一挥。但他没有那么过分,除了偶尔累了会借她肩膀靠一靠,平时都站在她两米开外的地方。

他刻意地与她保持着距离,心却总在向她靠近。

等叶晚说完了,周南明才说:“下次出去的时候小心点儿。有两个狗仔一直在你家附近,我已经打发了。”

叶晚见他气消了,松了口气,又看他要走,忙不迭地打开门。他一脸奇怪地看着她,问:“一起走?”

叶晚拿起门旁的垃圾袋,说:“我倒垃圾。”

叶晚在心里为自己的机智点赞。她把垃圾扔到垃圾桶里时,正好看到周南明的车子从车库里开了出来。她拍拍手,开心地吹口哨,给许音袂发消息:打发走了,我还活着。

许音袂回:你真觉得周老板会把你吃了?

叶晚发了一个惊恐的表情,回:怎么了,你不信?我听说他当年在国外可以进入世界上最不近人情的老板前十名。

许音袂哭笑不得,回道:可他没有对你狠心过吧?

叶晚沉思,没有再回消息,手插着口袋等电梯。其实许音袂说得没错,不管外面怎么传周南明不近人情,他对她一直是很纵容的。她可以在他面前没大没小,也可以违背他的意愿。

她理应和他亲近,但是他们之间总隔着屏障,永远也走不近,不过,走不近就不走了,反正她工资照拿。

叶晚想开了,步伐轻快了不少。

此时天阴沉沉的,正酝酿着一场大雨,云层压得很低。北风呼呼地吹过来,让这一片街区变得萧条起来,就连蹲点的狗仔也缩在车里不愿意出来。

没有人看到,周南明的车子转了一圈后又稳稳地停在路边。

周南明打开车窗,抬头一层一层地数过去。虽然他不用数也知道她住在哪个窗口里,但是每一次他都要数一数,好像多数一下就能让他变得更加欣喜。

第二十七层。

录音室的灯还开着。

周南明往后靠了靠,打开音乐,叶晚的声音钻入他的耳里,充斥了整个车子。他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04

次日,微博热搜第一位是“叶晚周南明”。

雨已经彻底下下来了,“哗啦啦”地侵袭了整座城市。公交车、地铁上挤满了人,每个人的手机上播放着一段视频。

“实锤!周南明深夜从叶晚住处出来!”

视频里是叶晚丢完垃圾后注视周南明远去的车子,那模样楚楚可怜,让人心疼。

微博评论区炸了。

——周南明那个渣男,听说在国外有老婆,还来潜规则我们叶晚!

——抱走我们晚晚,不约。

——别什么都扯到我们晚晚身上好吗,不就是倒个垃圾、看个风景,怎么就是怨妇了?谁拍到那辆车子里是周南明了?

而叶晚此时还在睡梦中,对微博上炸了的消息毫不知情。她听着外面的雨声,不耐烦地翻了个身,嘀咕道:“又下雨!不下雪的冬天都是耍流氓!”

嗯?

不对啊!她房间的隔音效果极好,外面的雨是有多大她才能听得这么清楚?想到这里,她一下子坐了起来,一道水流正顺着门缝汩汩而来,一直流到她的床边。

恰在这时,她枕边的手机响了起来。

她随手接起,那头是周南明的秘书,带着哭腔说:“大事不好了,叶晚姐!”

叶晚淡定地“嗯”了一声,说:“确实大事不好了。”

“啊?”

“我现在在水帘洞。咱们有缘再见!”

叶晚挂了电话后,把手机往床上一扔,飞速地跑到浴室将水龙头关上。好在房子的排水系统不错,水开始往下水道流去。叶晚坐在马桶上思考人生。这不是她第一次忘记关水龙头了,每次都弄得房子像水帘洞一样。

每次这样,许音袂都要戳着叶晚的脑袋问她:“你不是房子进水了,而是脑子进水了吧?随手关水龙头,难道小时候老师没有教过你吗?”

叶晚撇嘴,发誓要吸取教训,但是下一次还是会犯,好在楼下的人没有来找她,不然她又要上头条了。

头条头条,麻烦把头条用来宣传她的新歌好吗?

她正坐在马桶上发呆,手机又响了起来。她小心翼翼地绕过水渍,扑到软软的床上,拿起手机。电话是周南明打来的,问她在哪儿。

“还能在哪儿?外面下着大雨,我当然在家啦。”叶晚晃着两条腿,“怎么了?今天有人来家里拍我的日常吗?”

周南明一听她的口气就知道她没有看微博,不由得松了一口气,说:“你收拾一下,开车到公司来。”

“怎么了?”

周南明随口说:“新来的音乐总监想见见你。”

叶晚“哦”了一声后挂了电话。

新来的音乐总监?见她干什么,又想对她的歌指手画脚?

叶晚心里一百个不愿意,收拾了几件衣服,却没打算去公司。她的房子暂时住不了了,她想住到许音袂家里去,但想了想,许音袂和周南明是一伙儿的,她住到许音袂家简直是自投罗网。

叶晚收拾了一会儿,拿出手机给沈渡发了一条私信:沈医生,干吗呢?

沈渡正开着车堵在高架桥上,闲得无聊,给她回:准备去上课。

叶晚笑眯眯地打字:我猜……你的课堂缺我这个学生。

沈渡:……

上课十分钟后,叶晚就后悔来早了。她应该在家磨磨蹭蹭等到沈渡下班再过来的。这次她选了最后一排的座位,给了沈渡一个可怜的眼神,让他不要把她揪到前面去。

沈渡只是淡淡瞥了她一眼,便不再管她。

他没点名,这次讲课是用中文讲的,但叶晚还是一点儿也没听懂。

她闲得无聊发微博:我毫不怀疑,现在的天才都在医学院。可是小哥哥智商那么高,怎么样才能拐走呢?

她点击发送键。

她发完微博后有些惆怅地看着讲台上的沈渡。

谁知道十秒钟后,她的前面就响起了议论声。

“叶晚发微博了,快看!她好像有喜欢的人了!”

“哪儿呢?我设了特别关注,怎么没收到?”

前面两个男生的小声议论被叶晚听得清清楚楚,她暗叫不好,忙把手机拿了出来。天啊,她本来以为微博是用小号发的,结果居然是用大号发的!

突然掉马甲真是让人猝不及防。

才短短一分钟,微博就有两千多条评论了。

其中不乏打着问号的,还有人问她和周南明什么关系,她看上医学院的小哥哥是不是想抛弃周南明?给出这条评论的人骂得狗血淋头。

叶晚向来是不注意评论和回复的,私信只看互关的人,她看到后援会会长发来的消息:叶晚小姐姐,我们永远站在你这边,哪怕你离开这家公司,我们也会一直支持你!

叶晚心想:谁要离开这家公司?

叶晚的心里忽然升起了一种不祥的预感,又联想到周南明的秘书给她打来电话说大事不好了,以及周南明突然让她去公司这两件事情。

她连忙打开微博热搜榜。

实时搜索第一位:叶晚周南明。

第二位:叶晚医学院小哥哥。

恰在这时,许音袂发来消息:厉害了我的叶晚小姐姐,同时跟两个人传绯闻,可谓前无古人了。你准备怎么收场?

叶晚吐血,回复:老板打算怎么给我收场?

许音袂:咱们的公关是这么想的,趁机推荐你的唱片,你觉得呢?

叶晚一想到周南明那副生意人的嘴脸,不由得咬牙切齿,回复:帮我谢谢周老板。顺便告诉他,让他最近都不要见我了,以便塑造我怨妇的形象。

许是察觉到叶晚生气了,许音袂过了一会儿才发消息过来:周南明说,他最近给你放假,让你过完年再回来,但是……

许音袂最后打了几个省略号。

周南明的消息紧跟而来:但是不见面是不可能的。

叶晚在心里冷哼一声——假期是我的个人时间,我为什么还要见你这个老板?

她斟酌着语句回周南明,桌子突然被人敲了敲,沈渡的声音从头顶传来:“这位同学,你还打算睡多久?”

叶晚本来是趴在桌子上玩手机的,像睡着了一样。听到沈渡这么说,她倒是不急着回周南明的消息了,这是她跟沈渡近距离接触的大好机会,就算现在有其他急事,也要把握住这个机会。她悄悄地把手机往课桌里一塞,闭上了眼睛。

然而她左等右等都没等到沈渡的下一步动作,不由得失望地撇撇嘴。

叶晚心想:他不会发现我装睡了吧?不可能!有人说我完全可以进演艺圈的。不管了,敌不动,我不动,继续装。

沈渡又敲了敲桌子,说:“别装睡了。”

叶晚装不下去了。

叶晚一脸不情愿地抬起头,把脸枕在胳膊上,只露出一半,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她晃了晃头,眯起眼睛看他,他在她的眼中有点模糊,只有一个简单的轮廓,看不清他的神情。她懒洋洋地开口:“沈渡,为什么我一听你上课就想睡呢?”

沈渡没有说话。

叶晚打了个激灵,忙坐直身子,摆手:“我不是那个意思啊,我是说我想睡觉!”

沈渡的嘴角抽动,看着对面认真解释、拼命摆手的叶晚,不由得头疼。

沈渡心想:你别解释了,我本来没想歪,现在你一解释,不得不想歪了。

05

叶晚再次见识到沈渡走得有多快,她在后面小跑才能跟上他的脚步。她闲不住,一边跑一边说话。

“食堂的菜那么好吃吗?去晚了就吃不到了吗?”

“吃饭不要急急忙忙,这样对胃不好。”

“我们要放松心情,比如唱一支歌儿,要我给你唱首歌吗?”

说完,她也不管沈渡同不同意,就随意地唱起了自己的歌。她一边跑一边唱,很多音跟不上去,虽说歌声不刺耳,但也没好听到哪里去。

沈渡终于肯把目光挪到她的身上了,他停下脚步,说:“我听说明星都很忙,你好像是个例外。”

“他们忙是忙着赚钱,我不缺钱,所以闲了一点儿。”

她说得坦然,说完还朝沈渡一笑。他这才发现她有一颗很小的虎牙,一笑就露出来,给她增添了几分可爱。她穿着米白色的大衣,里面是格子长裙,脖颈露在冰冷的空气中。

他进医学系已有近十年,无论身处何地,遇到何事,他都能坦然处之,能克制住情绪,因而经常一副冷漠的表情。

他现在有些奇怪,为什么他会有点儿在意她是不是冷呢?

叶晚见他不说话,只是看着她,她有些紧张地动了动脚,嘴角的笑容僵硬。

他转眸,说:“看来你真的很有钱,因为你一直很闲。”

说完,他也不管她是什么反应,抬脚往前走去。

“等下!等下!楼下的等等!”

叶晚正想跟上去,突然听见楼梯上传来一串尖锐的叫声。叶晚的耳朵被刺得生疼,不由得想捂住耳朵,结果她才伸出手,手腕就被折回来的沈渡猛地抓住,他的声音随即落在她的耳畔:“不准捂住耳朵。”

“为什么?太难听了!”

沈渡不理叶晚,转头望向楼梯。这时,一个人从楼上飞奔下来,声音就是她发出来的。她奔到了两人的面前,脸不红气不喘,直接略过沈渡,把叶晚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叶晚被她看得有些不自在。

这是一个五十岁左右的老太太,满头银发,皮肤保养得很好,戴着副一看就知道价格昂贵的老花镜,小眼睛眯起来,颇像巷子里那些尖酸刻薄的老太太。

叶晚最怕跟这些老太太打交道,不由得往后缩了缩。

刚刚的声音是这个老太太发出来的?

沈渡站直身子,语气不卑不亢:“江教授好。”

江茗随意地“嗯”了一声,目光还停在叶晚的身上,问:“刚刚唱歌的是她?”

沈渡回答:“是。”

“口罩拿下来。”江茗这句话是对叶晚说的,她的声音就算放低了,也尖锐得让人不舒服,“哪个系的?”

叶晚见沈渡对这个老太太这么尊敬,便把口罩拉了下来,乖乖回答:“我不是这个学校的。”

江茗略带诧异地看了沈渡一眼,问:“有女朋友了?”

叶晚正想乐呵呵地点头,沈渡却已经回答:“是病人。”

叶晚心想:谁让你看病了?

叶晚瞪了沈渡一眼,不料他目不斜视,完全不理会她的目光。她只好悻悻作罢,再去看江茗,江茗扶了扶眼镜,“嗯”了一声:“我是看着你长大的,没见你交过女朋友,都老大不小了,过了年该二十……”

沈渡礼貌地接话:“二十八了。”

江茗说:“对,都二十八了,该交女朋友了。你条件不差……”

接下来的话全是老一套,而沈渡明显是常听这些话的,面不改色地微笑点头,让叶晚深深佩服。等说够了,她才想起叶晚,对叶晚说:“小姑娘的歌唱得不错,教职工年会还缺一个节目,你要不要上?只要参加就有大奖。”

大奖倒是没吸引叶晚,但是一想到沈渡会参加年会,她毫不犹豫地点头答应了。

江茗在纸上记下叶晚的名字和联系方式就走了。

叶晚在原地发怔,好一会儿,才回过头看沈渡,问:“刚刚江老师冲下来,到底是为了什么?”

沈渡像是松了口气。他往前走,叶晚一脸不满地在后面喊他。他无奈地说:“一边走一边说可以吗?我很饿。”

叶晚点头。对对对,沈渡说他一日三餐顿顿不落的,不能饿着。医生就是会养生。

06

据沈渡所言,江茗教授是他的恩师,曾教过沈父沈母,培养出一大批专业医生,是行业里的翘楚。在众多的学生中,她最看重他,是她推荐他学麻醉的。

“江老师两年前退休,后来又被返聘,现在在学校授课。虽然她的声音有点儿刺耳,但她的课堂永远坐满了人,甚至有不少老师也会去听她讲课。她有个爱好,就是唱歌。”沈渡一边吃饭一边说,“她两年前退休后闲了不少,在我校合唱团当一个管事的。”

虽然大家都很喜爱这个老师,但是合唱团近两年的出勤率很明显一直在下降。

叶晚说:“你是不是很怕她?”

当时江茗从楼上冲下来的时候,她要捂住耳朵,沈渡一把将她的手拉住了,从头到尾对江茗毕恭毕敬。

沈渡挑眉,见她那副模样,就知道她在想什么。他喝了一口汤,说:“这是尊重。”

叶晚点头:“哦哦,是尊重。”

“啪。”沈渡把筷子放下,说,“我吃饱了。”

他站起身来,叶晚“哎”了一声,说:“我还没吃饱呢!”

“那你慢慢吃,我要回医院了。”

叶晚急中生智,喊道:“不够吃!”

沈渡回过头,先看了一眼她餐盘里堆得像小山一样的菜,她被他看得脸红。他又伸手从口袋里把饭卡拿出来,然后放到桌子上,想说些什么,又觉得有些奇怪,便没有开口。

叶晚忍住笑,替他把话说了出来:“随便刷?”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好像看见沈渡笑了一下,但只是浅浅一笑,转瞬笑容就不见了。直到他走出食堂,叶晚才低下头,看了看桌子上的饭卡,嘀咕道:“他还是笑起来好看嘛,应该多笑笑。”

在家里没收拾干净的这几天,叶晚一直住在酒店里,没事就往医院跑。沈渡忙,有时候她待一天,只有在吃饭的时候能见到他。于是,她自告奋勇,说她做饭,然后给他送过来。

沈渡没什么表示,依旧一副冰山模样,倒是叶清白被感动了。他们坐在医院的凉亭里吃饭,叶清白竖起大拇指:“叶晚,没想到你唱歌好听,做饭还这么好吃。我宣布,今天你比盛玉漂亮。”

叶晚正把饭盒一一摊开,听到叶清白这么说,不由得尴尬:“这是我家阿姨做的。”

一旁的盛玉不由得笑了起来,揶揄道:“我宣布,今天阿姨比清白帅。”

叶晚和盛玉相视一笑。盛玉是麻醉科医师,和沈渡在一个科,每天都能见到沈渡,这让叶晚羡慕得不行。叶晚每天来,如果见不到沈渡,就来找盛玉问一问沈渡的情况。叶晚往后看了看,说:“沈医生还没来。”

“他还早着呢!他可是出了名的工作狂。”叶清白一边吃一边说,“估计他今天不来了。”

“在吃什么?”

叶清白的话刚刚说完,外面突然传来沈渡的声音,叶清白手上的筷子差点掉到地上。叶清白欲哭无泪,这是干吗?一个两个来打他的脸,好玩是吧?

叶清白瞪着沈渡,沈渡不知道他在气什么,奇怪地瞥了他一眼,然后坐了下来。叶晚马上给沈渡递去一双筷子。

沈渡垂眸,目光落在叶晚递筷子的手上。这双手白皙细腻,像宋代的白瓷,又像热乎乎的小饭团。他没有接筷子,叶晚的手就这么尴尬地停在半空中,她看着他,眼睛似乎在说话。

“大明星给你递筷子,你还不赶紧接着!”叶清白把叶晚手中的筷子接了过来,塞在沈渡的手里,说,“饭可好吃了,快吃一点儿,吃完去干活。”

沈渡把筷子放在桌上,目光没有从叶晚身上离开。他说:“以后不要送饭来了。”

叶晚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了。沈渡继续说:“我知道你最近很闲,想用这种方式向我道歉。现在我告诉你,我原谅你了。你有这个时间,不如好好在家看看书,我们不是非要吃这一顿饭。”

沈渡站起身来,对盛玉说:“快吃,马上开会。”说完,他不再看叶晚,转身就离开了。

叶晚像被人打了一巴掌,坐在原地没有动,眼眶不由自主地红了。尽管沈渡说得委婉,但她怎么会听不懂他的话?他觉得她送饭是别有居心,不想承她的情。

盛玉见叶晚的小脸因为憋泪变得通红,不由得心疼,慌忙走过去,摸了摸她的头,说:“哎呀,别难受,他长得那么好看,你以为他为什么会单身那么多年啊?”

叶清白忙附和,说:“对啊对啊,他是凭实力单身,对女神都视若无睹,活该他做一下午手术。”

两人像唱双簧一样埋怨着沈渡,又对视了一眼。

其实他们能看出来,叶晚对沈渡有点儿意思,不然凭她大明星的身价,犯不着来医院为他们送饭。他们和沈渡认识多年,非常了解沈渡。沈渡这人从小是学霸,但爱情这根筋好像被去掉了,多少女孩往上扑,都没把这座冰山融化。

最开始,叶清白见沈渡对叶晚有那么一点儿上心,觉得肯定有戏,不知道今天他怎么了,跑过来说了这样一番话。

这下好了,小饭团的玻璃心噼里啪啦地碎了。

沈渡却吝啬给一个创可贴。

叶晚抹了抹眼泪,说:“我没事,你们吃吧,我先回去了。”

“晚晚……”盛玉想追过去,却被叶清白拉住了。她回过头,他说:“让她一个人静一会儿吧。”

盛玉看着叶晚走远了,才叹了一口气,说:“不知道我们沈老师到底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

叶清白摇了摇头。

07

叶晚再没有去医院送饭,就连这几天她感冒生病,也故意绕开那家医院。她每次打开微博小号,看见和沈渡的私信,都要咬牙切齿半天。

“放弃啦?”许音袂听叶晚说完那天的事情,问她,“你就这样放弃了?”

叶晚的神情略微不自然,抱着枕头,愤愤然:“单独对我说就算了,还当着别人的面。哇,我奋斗那么多年,挣的面子全没有了!我没有偶像包袱吗?我,叶晚,被甩了!”

许音袂提醒她:“准确来说,你是被拒绝了。”

叶晚咆哮:“滚。”

许音袂说:“那你现在在干什么?”

“还能干什么?写新歌,纪念我这还没开始就死去的爱情。”

许音袂“哟”了一声,八卦地说:“说真的,你就这么算了?”

叶晚冷笑一声,说:“我怎么可能就这么算了,他还会再找我的。”

“为什么?”

“他的卡……还在我这里。”

“什么?他把卡都给你了?天啊,随便刷吗?都这样了,你还说没进展?”

电话那头的许音袂大惊小怪,以为两人进展神速,连卡都上交了。叶晚面不改色地把沈渡的饭卡从口袋里掏出来,一本正经地回:“是的。”

据叶晚所知,沈渡所在的学校,饭卡都是学校发的,而且食堂只能刷卡,只要他想吃饭,就必须来找她要卡,不然……

叶晚笑起来,许音袂毫不客气地打击她:“不然他就叫外卖,咱们沈医生缺叫外卖的钱吗?”

叶晚却坚信沈渡不会吃外卖,于是挂了许音袂的电话。

许音袂:“……”

接下来的几天,叶晚一边在家写新歌,一边等着沈渡来找她要饭卡。可是,直到她的新歌写完,沈渡也没有发来消息。她终于忍不住了,打开对话框,然后打字。

——最近饿死了?

不行,这个不友好,删掉。

——沈医生,你的饭卡还在我这里,你不拿走吗?

不行,这个没气势,删掉。

——沈——

叶晚才打了一个字,对话框上突然跳出来一条消息:饭卡呢?

叶晚见沈渡主动发消息来,马上坐直身子,装作在忙碌,不回他的消息。她先下床把地拖了,又把衣服放在洗衣机里,还烧了一壶水。做完这一切,她才慢吞吞地拿起手机。

已经过去了二十分钟。

她现在回,应该算矜持了吧?

小饭团:我这里。

医学院沈渡:已读了那么久,现在才回?

叶晚:“……”

该死的微博已读功能!

沈渡的消息又跳了出来:在哪儿?我去拿。

叶晚像报仇一样在打字,打一个字停一下:我,就,不!

沈渡坐在食堂的椅子上,看着对话框里叶晚的回复,哭笑不得。

就不?

她不就是还记着那天在医院时,他对她说的话吗?

真是奇怪,他没原谅她的时候,她死缠烂打,要补偿他,跟他道歉。现在他原谅她了,她反而不高兴了?

那天的事情,后来叶清白跟他说过,说她哭了。不知道为什么,他的脑海中总浮现出那天的画面——她就坐在原地,小手抹着眼泪,可怜得让人心疼。

叶清白说:“沈渡,你单身那么多年,真不是没有理由的,叶晚追你你都不答应?你知道有多少人喜欢她吗?”

“我又没有逼她追我。”

沈渡说得没错。这么多年,他不知道拒绝过多少女生。他一心治病救人,控制不了别人喜欢他,却能控制自己不去喜欢别人。

他对叶清白这么说完后就进了手术室。手术共进行了十个小时,直到手术结束,他倒在床上快睡着的时候,叶晚的身影猛地出现在他的脑海里,转瞬,他又沉沉睡去了。

自那天后,过去了三四天,如果他不是要吃饭,估计不会想起她。

叶晚左等右等,没有等到沈渡的回复,急得在床上打滚,滚来滚去,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她飞速地拿起手机,手机屏幕上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叶晚眉头一皱,她的手机号是保密的,只有极亲密的人才知道。

这个陌生的号码是谁?

叶晚迟疑了一下,还是接了起来:“喂?”

“忙什么呢?”

低沉悦耳的声音蓦地出现她的耳边,让她一怔,讷讷了起来,半晌后开口:“沈渡。”

沈渡“嗯”了一声。

“你怎么知道我的手机号?”

“我有个好朋友是警察。”

“这是……这是违反规定的!”叶晚毫无怒气地谴责着张与川,语气中甚至带着些许愉悦,心里默默感谢张与川把她的号码给了沈渡。

她在内心提醒自己还生着气,于是故意用凶巴巴的语气说:“沈医生,找我有什么事,不是让我不要出现在你的面前吗?”

沈渡笑了一下,说:“叶晚,你的阅读理解能力太差。你仔细回忆一下,我什么时候说过这样的话?”

嗯?他没说过吗?叶晚拒绝回忆,理直气壮地说:“反正我就是这么理解的!”

她倒要看看他怎么接话。

“饭卡。”

他根本就没有接她的话,直接换了一个话题。

叶晚本来快消的气一下子又冒了出来,冷哼了一声,说:“沈大医生,我从小学习就不好,因为记性不好,所以,谁知道你的饭卡去哪里了呢?”

说完,她毫不犹豫地挂断了电话。

爽!

报仇的感觉真不错!

叶晚躺在床上,蓝色的天花板像最清澈的天空。她突然有点遗憾,因为现在她看不到沈渡的脸色。她真想看看,在那张永远冷漠的脸上,会不会出现其他表情,比如惊愕。

然而,让叶晚失望的是,此刻,沈渡的脸上并没有露出其他表情,只是微笑着把手机轻轻地拍在桌子上,心想,她最好祈祷下次别让他看到她! 5/UzVsD/qJwsdDZHOcwwXEDK5+TQC18Ngh/0NVecUUaOlJM0vDJuSR8ZG1Fnb11L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