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序言 Preface

我讨厌机场。

我觉得机场让人特别有压力,拥挤而且吵闹。机场里总是充斥着过多的人、过多的队列、过少的作为和无处不在诱惑着我的不健康的食物。非常不幸的是,旅程总是从机场开始,这让我有一点儿害怕旅行。旅行应该是一个令人兴奋的有关发现的过程,坐着飞机去一个新的地方,应该是一段壮美而充满魔力的经历。但是机场和狭窄的经济舱座椅经常会毁掉这一切。

学习数学应该也算得上一段令人兴奋的发现之旅,同样壮美且充满魔力,尽管它的开端也经常会毁掉一切。因为一开始你总是会遇见大量的事实、公式、让人感到压力的测试和等待解决的乏味问题。

相较坐飞机,我喜欢乘船旅行。

我喜欢身处开阔的水面,感受风吹过我的脸庞,看着远处的楼群和海岸线,但是又不用靠近。我喜欢一直朝着地平线前进,但是又永远不会到达。我喜欢感受自然的力量,但是又不用完全受大自然的摆布。我不是一个水手,所以通常掌控船的另有其人。偶尔我会遇到一些能够操作的船,这样一来,能够发挥我自己的能力就成了一种奖励。我曾经划着一艘小的手划艇沿着包围着一座小小的法国城堡的护城河漫游,我也曾经沿着阿姆斯特丹的运河踩脚踏船,我还曾经沿着康河撑篙。不过,在一次失足落水之后,我就再也不到康河撑篙了,这和有些人最初在数学领域经历了一些挫折之后就再也不碰数学是一样的。我曾经在悉尼和洛杉矶乘船去看生活在离海岸很远的地方的大鲸鱼,也曾经在威尔士乘船去离海岸很远的地方看海豹和其他野生生物。我小的时候总会和家人一起坐着渡轮跨过英吉利海峡到法国度假,直到几乎不可能建成的欧洲之星变成现实。由此可见,我们人类是多么容易把之前看来几乎不可能的事情当作理所应当!

现在,我很少再为了到达某个目的地而乘船了。相反,我的目的就是享受乘船的过程,欣赏沿海风光和大自然,偶尔发挥一下我自己的能动性。一个例外就是泰晤士河上的渡轮,因为乘坐泰晤士河上的渡轮是伦敦市中心一种令人非常享受的通勤方式。它既能让乘客享受到乘船的乐趣,又能帮助乘客到达目的地。

在某种程度上,我喜欢抽象数学这件事和我喜欢乘船有点儿类似。对于我来说,这两者都超越了到达一个目的地的范畴,更多的是乐趣、锻炼头脑、与数学交流和欣赏数学之美。这本书是一个通往神秘而壮美的“无穷”世界的旅程。我们即将看到的风景会让我们大开眼界,惊叹不已,甚至有的时候会让我们觉得不可思议。我们将会沉浸在数学的魔力里,但是又不用完全受其摆布。我们将会朝着人类思想的地平线前进,但是又永远不会到达。 4w34yuOXX91minUzQUvCEGDNyGyR3zfiAGTly2lcxRWTB+EIxCUcsaHOdoymRnqU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