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引子

在南丽后来的回想中,最初的暗示,其实来自女儿班主任张雪儿老师的一个电话。

那是女儿夏欢欢三年级的一天,南丽接到了张雪儿老师的电话。

张老师先夸了欢欢学习认真、性格阳光,然后说了这么一句:

“从数学考试的卷面看,题目虽然她都做出来了,但我感觉她是没有在外面学的。”

如今的老师能从小学生的解题思路,一眼判断出这小孩有没在校外上培训班。

南丽对电话那头的张老师笑道,是啊,我们没给欢欢报培训班,才小学三年级呢,怎么,张老师,她需要吗?

张老师像如今许多老师一样,不会直接说出自己的倾向,而是问,你们没准备去读民办初中?

南丽笑道,这倒真没想过,我们对口的初中是蓝天中学。

蓝天中学是这座城市老牌的公办学校。

南丽心想,我们也是费了劲才对上这个学区的,怎么,还得去读民办初中?

张老师没回答该不该去读“民办”,她只说,哦,这样呀。

要一年以后,南丽才会清楚张老师打来电话的意思。

到那时,她才恍悟自己对这事整个儿反应慢了。

到那时,她才知道这“小升初”连同“幼升小”是一出抓狂的戏。

到那时,她才体会到张老师的尽职。

到那时,她才明白自己可能让当时打来电话的张老师感觉“傻纯”了。 /2R2hgXYBemDrg+hby8Tf2ebxpin3SZREBQPppxBpzZ3BNNZ2BOiKkHDn0S2yDT/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