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前言
中华文化下的四大商帮

各位读者,呈现在您面前的这本小册子,是我根据我的电视节目《郎咸平说》整理而成的。

说起中国商帮,大家心里会涌起一股崇拜敬佩之情。的确,当年的晋商从南方贩茶叶,掌控了整条产业链,又以“票号”开创了中国金融史上的辉煌历程,实现了“汇通天下”的宏伟理想;徽商处于贫困的山区,靠“徽骆驼”精神,也最终走出了一条险峻的出路;湖州丝商们敢于走出南浔、走进上海,直接与国外买办交易,生丝的出口成就了湖商的成功;宁波帮则非常强调信托责任,是他们,让中国完成了从传统商业到现代商业的转型,促进了近代中国民族工业的发展;广州帮在“一口通商”的时代,受清政府的委托,由“十三行”协助粤海关经营和管理对外贸易,在短期内积累了大量财富;潮州商人在一次次的商业机遇中不断创新、迅速发展起来……

今天的中国人和中国企业对中国历史上的商帮有一种普遍的错觉——晋商是金融楷模、徽商是内贸模范、浙商和粤商是外贸鼻祖。更普遍的错觉就是对胡雪岩的崇拜,事实上大家了解的或许只有他早期的一时煊赫,却并不知道他后期因为民族文化中的投机取巧而导致彻底的失败。因此,本书会带领大家以批判的眼光,重新审视四大商帮的兴衰故事。

社会上不时就会出现一股风潮,把我们这些商帮从尘封的历史里请出来,而且敬奉为经商楷模,顶礼膜拜,所以市面上称颂胡雪岩的书可谓汗牛充栋,有关山西票号的电视剧也是热播好一阵子。可是大家知道不知道,胡雪岩不过是一个投机分子,最后也不过是一个失败者!四大商帮[晋商、徽商、浙商(包括湖商和宁波帮)、粤商(包括广州帮和潮州帮)]大部分都没能经得起时间的考验,这绝不仅仅是因为政治和政策的原因,就像我们分析今天的企业一样,内因决定外因,大家有没有仔细地分析过这些商帮失败的原因?这些经过仔细思辨的东西才是真正值得我们向老祖宗学习的地方,而不是说简简单单地听几个商帮如何煊赫的故事,然后涌起几分钟的民族自豪感的热血。

纵览晋商、徽商乃至湖州帮的沉寂,都不是因为资金不足,而是因为思维上的浮躁、投机取巧,还自闭、僵化。浮躁就是暴富之后开始吃喝嫖赌、纸醉金迷,投机取巧就是倒卖盐引、炒作房地产。他们完成初始的资本积累后,无一不进军房地产,之后比如湖州帮就是折戟在上海的房地产投机狂潮里,胡雪岩所代表的徽商就是崩溃在自己的蚕丝贸易投机里。思维僵化的最主要表现,就是暴富之后不知道该如何进一步发展!比如晋商从来不读书,徽商读书也只是热衷科举,为的只是进一步的官商勾结。甚至很大程度上,他们往往不觉得自己是暴富的,反而认为自己的致富是辛苦闯荡而来的。但是从历史的角度来看,他们的崛起都是靠当时的重大经济政策或开放政策,这些我会在本书中详细介绍。因此,这个问题在今天看来也毫不陌生,而思维僵化这一点,恰恰是中华文化最陈旧、最要不得的地方。所以你不得不承认,从古至今一家企业能走多远,最终都是取决于其战略思维能站到多高。

以此为鉴,出路其实只有两条:一是顺应改革进入下一个政策性行业;二是升级企业管理制度,实现产业资本与金融资本的高度整合,告别传统的商业模式。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胡雪岩和晋商、徽商还有湖商根本不值一提,而宁波商帮和潮州商帮的战略高度反而更值得我们关注。胡雪岩只是纯粹的个人投机,不但无法引领一个行业,甚至都无法令一个家族企业长存。他的财富完全来自权力的腐败和荫庇,这甚至与其他同样基于权力垄断而崛起的晋商、徽商和广州商帮等都不可相提并论,因为后者的垄断正是为当时的政权提供了其必需的服务,并且正因为如此才能得到政治体制上的不断维护和支持。本书中所展现的一个又一个例子也同时说明,事实上没有任何一个商帮能够长期做到顺应和主导改革,进而继续垄断这种政策性行业,特别是当面对来自体制外部的强大挑战、竞争甚至侵略时,商帮大抵都难逃被淘汰出局的宿命,包括晋商、徽商、湖商和广州商帮。历史都曾留给每个商帮转型的时机,然而山西票号迈向现代银行这一脱胎换骨变革的几度难产,又无比鲜明地展现了僵化思维的痼疾。

面对这种依然存在的挑战、依然存在的悲哀,今天的每个中国人和中国企业不都应该反省一下吗?这种劣根性,在百年前决定了晚清政府的软弱无能和丧权辱国,在今天呢?我们不但浮躁,而且喜欢投机取巧,所以就决定了中国企业落后于人,永远只能做产业链里附加值最低的加工环节,而无法脚踏实地地走向产业链价值更高的其他环节。而且我们还自闭、僵化,以为做这个最低的环节有所谓的比较优势,因此就固步自封、不思进取。更可悲的是,我们常常把浮躁冒进当作进步,或者是孤注一掷地押宝在一些不切实际、没有科学工序和科学思想的尝试上。百年间的蹉跎反复犹在眼前,今天的中国企业,乃至每一个中国人,应该如何自处呢? 4w34yuOXX92t1NDyPvv5vQtyJlyub3Fg+k8GD/haqGM6ArcL1VyPUWOXwDVVPhK8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