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01
第一章
初遇时的较量

【一】

冬日的晚风徐徐穿梭在这个城市里的大街小巷,不远处的大街上霓虹闪烁,热闹非凡,而街头这条僻静冷清的小巷子,仿佛早已被人遗忘,隐隐衬托出冬日的寒意。

薛静瑶站在巷口静静地等待着,或许是因为紧张,她的额头上微微渗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她暗暗攥紧自己的双拳,却还是止不住地颤抖着。

这就是做坏事之前的状态?

她心里苦笑了一声,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

据她前几日的调查,目标人物每天这个点回家,而且都会经过这里。

她微微探出头去,视线扫过长长的街道,搜寻着她的目标。少顷,她果然看见一个高挑的女生从一辆黑色轿车上走了下来,跟她一同下来的还有一个男人,两人在车旁肆无忌惮地相拥热吻。

薛静瑶立刻举起相机,接连拍了数张,心里不禁强烈地鄙夷起来,这已经是这个女生这个月交的第三个男朋友了!

这个脚踏数条船的女生也太无耻了。

眼看着那个男人重新上车就要离开,薛静瑶带着隐隐的愤怒,拼命按着快门拍摄,但一不小心,她碰到了照相机闪光灯的键,在昏暗的夜色中,相机发出的光芒立刻吸引了那个刚送走男友的女生的注意。

“谁?”她警惕地转过身来。

薛静瑶立刻缩回身体,心跳加快,躲在墙后。这条巷子是死胡同,只有一个出口,但如果她现在从这个出口出去一定会被逮个正着!

“谁在那里偷拍?出来!”

那女生显然不肯就这么放过她,踩着高跟鞋快步走了过来。

薛静瑶下意识地攥紧十指,随着女生的走近,薛静瑶的身体逐渐变得僵硬起来,在这个紧要关头,她眼角的余光瞥见垃圾箱旁有一个大袋子。

她灵机一动,立刻弯腰轻轻拾起那个袋子,攥在手心。

好像瞬间消除了一切杂音,世界静得只剩下高跟鞋踩在地上的声音,一声一声回荡在她的耳边。

她屏息凝听着渐渐走近的脚步声,心里准确地计算着距离。

10、9、8……

3、2、1……

她将脚下的一个废汽水罐用力踢出巷口,刚刚走近的那个女生下意识地转头向罐子滚动的方向望去,薛静瑶随即举起那个大袋子,利索地往那女生头上一罩。

“啊!”那女生尖叫出声,一时间乱了方寸,举起手惊慌失措地扯着头上的袋子。

薛静瑶准备趁机逃走。

女生一边扯着头上的袋子,一边伸出手来紧紧地抓住她:“你是谁?”

薛静瑶皱了下眉头,想甩开她,但女生见她想跑,也顾不得头上那脏兮兮的袋子了,两只手紧紧地抓着她:“你休想跑掉,快把偷拍我的照片拿出来!”

薛静瑶挣扎了几下没有甩掉她,情急之下,也顾不得轻重,使出全身的力气用力将她一推。

女生惊呼了一声,迫不得已松开她,紧接着又后退了数步,重重地撞在了后面的墙壁上。

薛静瑶立即转身便跑。

“可恶,有种别跑!”

那女生一把扯掉头上的袋子,愤然追了上来,但才跑了几步,她的脚忽然一扭,重心不稳,摔倒在地,脑袋撞在地上,当即晕了过去。

薛静瑶赫然顿住脚步,转过身来看着昏倒在地的女生,脸上瞬间闪过一抹复杂的情绪。

犹豫了几秒,她向昏倒的女生走去,蹲下身轻轻推了她一下,小声喊道:“醒醒!”

女生没有反应。

薛静瑶颤抖地伸出一根手指放在女生的鼻端,温热的气息轻轻扑在手指上。

大概只是暂时昏迷了。

她暗暗松了一口气,略带一丝愧疚地看着昏倒的女生说:“我也不想弄成这样的。”

她站起身来准备离开,但看到地上的女生穿着十分性感,半夜就这么躺在巷子口,难保不会有人对她打什么歪主意。

如果这女生因为昏倒而遭人侮辱了,那她也难辞其咎吧!

她叹了口气弯下身去,抓紧女生的双臂用力将她往巷子里面拖去。这条充满霉臭腐朽味的巷子白天都很少有人来,大晚上的应该更安全。

好不容易将女生拖到巷子尽头的角落,再直起身来时,她整个人已经累得气喘吁吁了。

此时她完全没有注意到,巷子口多了一抹颀长的身影。

她抬起手揉了揉自己发酸的手臂,借着远处投来的昏暗灯光,弯下身打量了一眼昏迷的女生,自言自语地说:“我做到这份上已经对你仁至义尽了,这次就当是给你一个教训,以后不要再到处勾搭男生了,不然总有一天你会自食恶果的!”

虽然心里对那个女生讨厌至极,但她还是掏出手机来,准备拨通医院的急救电话再走……

“呵呵……有意思。”

昏暗的巷子里突然响起一个陌生的男声,声音很悦耳,却又别有深意。

薛静瑶下意识地转过头去,纵然巷子里很暗,但她还是很清楚地看见她前面不远处赫然有一个人影。

她顿时吓了一跳,心又开始紧张地跳动起来,她下意识地攥紧手机,冷声道:“你是谁?”

“一个路过的人而已。”男生随意的声音中带着几分淡淡的笑意。

薛静瑶皱了皱眉头说:“既然是路过,那就该去哪儿就去哪儿!”

“作为一个良好市民,看见有人作案,都不可能视而不见是不是?”男生说着向她走近几步,仗着一米八的身高居高临下地打量着她,给她一种无形的压迫感。

“什么作案?”薛静瑶极力压低自己的声音,从牙齿缝里挤出四个字,极为不悦地看着他。

她猜不出他的身份,也不知道他究竟想做什么。

“大晚上的,把一个人敲昏又拖到巷子里面来,不是作案是什么?”男生一脸兴味盎然地走到她的面前,理所当然地说,“来,让我看看你这个小嫌疑犯长什么样,到时候说不定我还能做个证人呢。”

他边说边从兜里拿出打火机。

“砰”的一声轻响。

幽蓝的火光瞬间将昏暗的巷子照亮,也清晰地映出彼此的面孔。

薛静瑶心中一慌,但也并没有别开脸去避开他的视线,她目光凌厉地盯着他,冷冷地说道:“不要多管闲事!”

分明是一张清秀的脸庞,却透出冰冷而凌厉的气息,就像一只竖起了浑身尖刺的刺猬。

男生怔了怔,随后却说道:“如果我说我管定了呢?”

他笑得一脸无害,狭长的眼角却透着几分邪气。

面对他的挑衅,薛静瑶心里的气不打一处来,她咬着牙瞪着他,丢下一句:“你爱管就管个够吧!”

说着,她便从他的身边越过,准备离开。

男生眼疾手快地抓住她的手,将她拉了回来,俊眉微微一挑:“你就打算这么走了?”

“不然呢?在这陪你瞎扯?”薛静瑶冷冷地勾了一下唇,一甩手臂试图挣脱他的手,“放开我!”

“就不放!”男生嘴角带着一抹邪笑,一脸“你能拿我怎样”的表情。

薛静瑶睁大眼睛瞪着他,怒道:“再不放手,我就喊人了啊!”

“你喊啊,让大家都来看看作案现场最好了。”男生笑了笑,颇有兴致的样子。

薛静瑶自然没有胆子喊,正在思索着怎么摆脱这个难缠的男生时,一道刺目的强光忽然射入巷内。

紧接着,一个颇为威严的中年男人的声音传来:“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薛静瑶与那男生不约而同地向巷口看去,强光刺眼,两人都用手遮了遮,好一会儿才适应过来,他们这时也才看清那个拿着手电筒照着他们的中年男人,他身上穿着警服。

薛静瑶的眸底闪过一丝惊慌,指甲深深掐入掌心,脑海里瞬间闪过无数个念头。

相对于她的紧张,男生依然保持着好像一切都掌握在手心的自信与悠然,他睨了她一眼,她所有细微的情绪都落入了他的眼里。

他的脸上浮起若有若无的笑意。

原来她也会害怕?

他嘴角带笑,凑近她的耳边,低声说:“是要我帮你做证人呢,还是我帮别人指证你呢?你自己选一个。”

他的声音里略带威胁跟挑衅,似乎吃定了她。

薛静瑶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压根不吃他这一套,像是没听到他的话似的。她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个中年警察,突然加快脚步朝他奔了过去。

“警察叔叔……”

她柔弱地叫了一声,十指紧张地交握,身体也下意识地移到那个中年警察的身后,然后怯怯地望向巷子里的男生,小声说:“您来得正好,刚刚我路过这里时,发现这个人把一个女生打昏了,然后还把女生拖到了巷子里面,我只是进来看看发生了什么事,谁知道他拉着我不让我走……”

说话的同时,她秀气的脸上渗出细密的汗珠,一双如同黑珍珠般的眸子里闪过微微的慌乱与害怕,唇瓣呈现淡白色,似乎刚刚经历了一场极其恐怖的事件。

虽然她的声音不大,但足够让男生听清。

男生暗想,自己这是被陷害了吗?好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头!

他脸上呆滞的表情足足维持了十几秒,最后,他露出一个魅惑的笑容,只是眸底再无一丝笑意。

中年警察的目光在他们之间来回看了一眼——柔弱又娇小的薛静瑶和浑身透出一股邪气的男生——最后他冷冷地盯住男生,俨然已经相信了刚刚薛静瑶的陈述。

于是,中年警察掏出传呼机,叫来了附近的同伴,又打了120,然后才拍了拍男生的肩膀,声音里没有任何情绪:“跟我回警察局吧。”

男生扬了扬唇角,目光深幽地瞅了瞅那个正低着头的娇小女生。

中年警察转身又对薛静瑶温和地说:“小姑娘,恐怕也要麻烦你跟我们回警察局做个笔录。”

薛静瑶立即露出一抹纯纯的微笑,摇摇头说:“没关系,不麻烦的!”

警车很快就驶到了巷子口,男生与薛静瑶双双走进幽暗的车厢,面对面而坐,一直到警察局,他们都保持着同一个姿势。

薛静瑶紧紧地抿着唇,微垂着视线望着自己的脚,她的紧张与心虚不言而喻。

忽然,她听见一声不屑的轻笑。

她下意识地抬起头来,看着面前的男生。

此时他正悠然地凝视着她,嘴角带着淡淡的笑,一双深幽的眸子似温润的玉,又如暗藏波涛的海面,让人猜不出他究竟在想什么。

在她怔怔的注视下,他用嘴形无声地说了三个字:“等着瞧。”

因为一旁有警察监视着,薛静瑶不敢开腔,便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然后转移视线不再看他。

到了警察局,他们各自被两位警员带到了一间笔录室里。薛静瑶面不改色地编了一个谎言,很顺利地就出了警察局。

而另一间笔录室里,男生好整以暇地坐在椅子上,面对给他做笔录的警员,没有半点儿紧张的样子。

警员准备好笔与纸,若有所思地看了他一眼,然后按例询问:“姓名?年龄?学生还是……”

“许涵威,20岁,B大学大二学生……”他逐一答道。

警员低头一一在纸上记录下来,当在纸上写出第三个字时,他抬起头来,定定地看着眼前这位年轻的男子,确实越看越觉得眼熟,他没再继续询问,只是小心翼翼地说道:“你是……能否看看你的身份证?”

许涵威俊眉微挑,从怀里掏出一个皮夹,抽出一张身份证递向前,警员看了一眼,脸色顿时变了,神态有些紧张起来。

许涵威抬手瞥了一眼手表,似笑非笑地说道:“时间不早了,警员先生,咱们还是继续做笔录吧!”

【二】

星岛咖啡厅。

“叮叮当当……”

玻璃门被人轻轻推开,悬挂在门口的风铃跟着发出清脆的声音。

薛静瑶背着一个紫色的双肩包走进咖啡厅,乌黑的头发扎成一个普通的马尾辫,头上戴着一顶白色的鸭舌帽,大大的太阳镜遮住了她大半张脸庞,普通的装扮与样貌,并没有吸引任何人的注意。

她往咖啡厅里扫了一眼,认出了一个眼熟的身影,与此同时,坐在窗口最角落位子上的那个女生显然也一眼就认出了她,立即笑逐颜开地站起身,向她挥了挥手。

她径直向那个角落的位子走去。

眼前的女生脸上洋溢着紧张又期待的笑容:“你、你要喝点儿什么吗?”

“不用了。”薛静瑶直视着她,淡淡地说:“我们还是直接进入正题吧。”

说着,她从包里拿出一沓洗好的照片递到了女生的面前。

女生立刻一张张翻看着照片,越看越欣喜,眼里流露出兴奋的光芒,嘴里不禁说道:“太棒了,有了这些照片,Gavin一定就能看清那个狐狸精的真面目了!他一定会回心转意的!”

薛静瑶喝了一口白开水,听了女生的话,她的脸上闪过一抹无奈,但她并没有心情多管闲事,只是说道:“我的酬劳呢?”

女生愣了愣,然后重新绽放笑颜,低头打开自己的包,从里面掏出一个鼓鼓的信封递到她的面前,微笑着说:“这次真的非常谢谢你!”

薛静瑶接过信封看了一眼,淡色的唇微微启开:“不客气。”

“那个……”女生犹豫了一下,说,“以后如果我有什么需要,可以再找你帮忙吗?”

“当然可以。”她直率地说,“但我并不希望你再找我,因为我不想你重蹈覆辙,受类似的伤害。”

女生起初有些发怔,随后听她那样一说,忍不住欣慰地微笑起来:“你说的对,这样的事情千万不能再发生了!”

她唇角微扬,向女生点了点头,然后说道:“那你好自为之,我还有事,先走一步了。”

话音一落,她从椅子上站起,不给女生继续说话的机会,转身离开了咖啡厅。

薛静瑶在咖啡厅门口拦了一辆出租车,然后迅速上车扬长而去。

她取下太阳镜,摘掉鸭舌帽,脱下那件颇为宽松的休闲外套,再松开扎起的马尾辫,一头如同瀑布般的长发散落在她的双肩,从车窗吹进的凉爽的风将她长长的头发吹得翩翩起舞。

她攥紧手中的那个信封,眼底难得地流淌着温柔的光芒,唇角扬起的弧度如温柔而美丽。

小柔,姐姐再攒些钱,就可以给你买架钢琴了……

从高中的时候开始,她便利用业余时间打工,无论是帮人送东西,在餐厅里端盘子,帮千金大小姐查男朋友出轨的证据,像狗仔队一样跟踪人,还是其他的……只要有钱赚,只要不违法,她基本都会去做。

因为,她家太需要钱了,母亲独自一人开着一家馄饨店,从早忙到晚也赚不到几个钱,却还要养她跟妹妹两个人,实在太辛苦了。她很害怕妈妈有一天会累得倒下,所以,她总是想尽力多帮妈妈一些,多承担一些……

出租车在启明大学的校门口缓缓地停下,下车后,她又成了那个普通无奇的大学生薛静瑶。

她赶到学校的时候,还没有开始上课,她拿出一本专业书认真地看着,将不懂和有疑惑的地方都做上标记,打算之后再找机会去问导师或者其他同学。

她十分清楚,只有不断地学习充实自己,她才能更好地保护自己跟家人。所以,跟大多数同学相比,学习态度格外认真的她简直就是异类。

正当她完全沉浸于书本中的时候,有人拍了拍她的肩膀,她本能地回过头去,只见留着一头短发的女同学苏雨笑着对她说:“静瑶,恭喜你哦。”

“恭喜我什么?”薛静瑶疑惑地看着她。

“恭喜你拿到了奖学金啊!”

“奖学金?”

看她完全像不知情的样子,苏雨讶异地眨眨眼睛说:“获得奖学金的名单都已经贴出来了,全校都知道了,你居然还不知道?”

薛静瑶欣喜地站了起来,抓着苏雨的手激动地问:“是真的吗?”

“我骗你干什么?”苏雨爽朗地绽开一个笑容,凑到她的身边压低声音说,“而且,我还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徐老师让我通知你中午去办公室一趟,估计是要给你发奖学金!”

“好,我知道了。”薛静瑶点了点头,脸上难掩喜悦之情,这种兴奋的心情一直陪伴了她整个上午。

刚刚下课,她就迫不及待地来到了教师办公室。徐老师正在办公室里跟一个戴着眼镜的男生说话,她站在门口等了一会儿。徐老师向她望了一眼后,跟男生又说了几句话便让他离开,然后再招了招手示意她过去。

“徐老师,我听苏雨说,您让我来办公室找您。”薛静瑶简单地说明自己的来意。

徐老师微笑着点点头,没有多说,直接将一个鼓鼓的信封递给她,鼓励她说:“你的努力跟成绩大家都有目共睹,继续加油!”

薛静瑶接过徐老师手中的信封,低头扫了一眼,信封上赫然写着“奖学金”三个字,心里顿时涌出一阵难以言喻的狂喜。她攥紧手中的信封,微笑着说:“谢谢老师,我一定会继续努力的!”

徐老师忽然问:“听说你一直兼职了很多份工作?”

薛静瑶怔了怔,然后点点头。

“那有了这份奖学金,你就别那么辛苦去做那么多兼职了,你现在还是学生,应该以学业为重。”徐老师温和地劝着她,接着又笑了笑说,“虽然你的成绩也很不错。”

“我知道了,谢谢徐老师,我一定会以学业为重的。”

薛静瑶诚心地做出保证后,又跟徐老师聊了几句学习上的事情,才揣着丰厚的奖学金出了办公室。

走到教学大楼下,她停下脚步,微微仰起脸,任凭阳光洒在白皙的肌肤上。一阵微风从她的身上轻轻拂过,她只觉得全身心都有种前所未有的明媚与畅快感。

她闭上双眼,嘴角微微上扬。

得到这份奖学金对于她来说,真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情,但是她还得继续努力——努力赚钱,让妈妈和妹妹过得更好;努力学习充实自己,让未来的路更明亮宽阔!

数米外的林荫道上。

一辆帅气的重型摩托车静静地停在路边,从头顶树叶间漏下来的阳光,细细碎碎地洒落在车身上,车身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许涵威身穿一套白色的休闲服,随意地坐在摩托车上。帅气的重型摩托车加上英俊的少年,组合在一起,瞬间成为林荫道上的焦点。

来来往往的女学生们纷纷向他抛去媚眼,不少大胆的女生还纷纷拿出手机来将这一幕偷偷地拍摄下来并保存。

许涵威不是没有发现她们这些举动,只是他早已习惯,也懒得再跟她们啰唆,掏出手机来迅速拨通一个号码,待对方接听后,他略微不耐烦地说了一句:“5分钟之内再不出现,我就马上走!”

话音一落,他就干脆利落地挂断了电话。放回手机的时候,他随意望了一眼远处,正要收回视线,却被一个身影吸引住了。

那是一个穿着极为普通的女生,可是,她此刻正仰着脸沐浴着阳光的画面让人看着格外温暖。

他有瞬间的失神。

紧接着,他的脑海里突然闪现出无数个画面,每一幅在他的记忆里都颇为深刻。

他眯了眯眼睛,薄薄的唇微微一勾。

这样的一张脸,他怎么会忘记呢?

他迈步向她走了过去,可是,就在距离她三四米远的时候,另一个女生却先他一步走到她的身边,他只好下意识地顿住了脚步。

苏雨一来就热情地环住薛静瑶的肩膀,笑嘻嘻地说:“静瑶,恭喜你拿到了奖学金哦!真让人羡慕啊!”

薛静瑶微微笑了笑:“你以后如果愿意跟我一起学习,肯定也能拿到奖学金。”

想起她平时没事就爱捧着本书看,那种无趣的生活让苏雨立刻打了个哆嗦,赶紧摇摇头,卖乖似的笑道:“姐姐,饶了我吧!我只要能顺利过完这四年,拿到毕业证就算大功告成了,别的我就不奢求了。”

薛静瑶无奈地看了她一眼:“你就这志气?”

苏雨不以为然,突然想起了一件事,立即说道:“中午我们几个同学打算一起去校门口那家自助餐店吃自助餐,AA制,你去不去?你就当为了拿到奖学金庆祝下呗。”

庆祝?

薛静瑶犹豫了一下,摇摇头说:“我不去了,中午我跟朋友约好了。”

“这样啊。”苏雨的脸上流露出一抹失落,但她也没有多想,随即笑道,“那改天咱们再一起去吃好了,她们几个丫头正在校门口等着我呢,我先过去了。”

“嗯,快去吧。”薛静瑶微笑着目送苏雨离开。直到苏雨的背影在她的视野中消失,她嘴角的笑意才慢慢敛去。

她下意识地摸了摸放在书包中的奖学金,略微失神。

她之前兼职攒下来的存款加上这笔奖学金,应该差不多可以为妹妹买一架钢琴了。

这个时候,同学们大多往学校餐厅走去,唯有她走进了学校的小超市,用一块五毛钱买了一个红豆面包,边吃边走。

她全然没有察觉到,此时有一个少年正不紧不慢地跟在她的身后。

许涵威若有所思地跟在后面观察着她的一举一动,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有这样奇怪的兴趣,但他觉得好像她的每一个细微的动作都能引起他的好奇心,让他情不自禁地想跟着她。

他分明听她的朋友说她拿了一笔奖学金,但她却独自跑到超市里买一块面包当午餐。

她要留着这笔钱做什么?她的经济拮据到了这种地步?这个纤瘦的女孩到底有着怎样的故事?

想到这里,他察觉到自己的不对劲,猛然顿住了脚步。

这一切跟他有什么关系呢?

说到底,她就是一个不择手段的女生,她可还欠着他一笔账呢!这笔账,他什么时候得跟她好好算算才是!

正当他兀自思索的时候,口袋里的手机震动起来,他掏出手机接听,里面立刻传来一个嗲嗲的女声:“涵威,你现在在哪儿呢?我怎么只看到你的车,没看到你的人?”

“你在那儿等着,我马上过去。”

收起手机后,许涵威又看了一眼那个逐渐走远的纤瘦背影,才转身朝林荫道的方向走去。

上完一整天的课后,薛静瑶随便买了点干粮,又在自习室里留了下来,直到夜色渐深,她才收起书本准备离开学校。

但刚刚走出教学楼,就发现外面飘起了雨丝,她站在楼下犹豫了一会儿后,冒雨冲了出去。

她家住在一条有名的小吃街上,薛妈妈在这里开了一家馄饨店,店的面积不大,平时的收入勉强能支撑她们一家人的生活。

妈妈之所以把店址选在这里,主要的原因是离薛静瑶就读的学校不远,方便她上下学。

晚上的这个时间,来吃馄饨的客人络绎不绝,每次她晚自习回来时,总会看见妈妈熟悉的身影在店里面穿梭忙碌,长期像一台机器似的无休止地操劳,然而即使再累再辛苦,她都没有听过妈妈发出过半句埋怨。

今天却有些不同往常,店门是关着的,她在店里没有看到妈妈的身影,带着一丝疑惑,她走上通往隔楼的楼梯。

刚刚上了一半阶梯,她便隐约听见楼上传来妈妈细微的声音。

她下意识地顿住脚步,抬起头,隔着栏杆,她看见妈妈正站在阁楼上,手里拿着话筒,背脊有些僵硬地站着。

“你说什么?你说她这个病没法治?为什么没法治?是病都能治的,不是吗?”

妈妈向来温柔和蔼,平时面对客人的种种苛刻与刁难,她总是以笑容应对,似乎不管发生多大的事情,她都有把握解决。

可是这一次,薛静瑶却听出妈妈的声音是颤抖而紧张的,好像发生了一件令她十分恐惧的事情。

薛静瑶的心也开始有些不安,同时,她的疑惑也更加强烈了。

“算了,不为难你了,谢谢你,医生,我再去问问别人吧……”

妈妈无力地挂断了电话。

薛静瑶轻轻迈上最后几级阶梯,好奇地向妈妈走去,小心翼翼地出声:“妈?”

韩雅茹闻声本能地转过身来,当薛静瑶的身影映入她眼帘的刹那,她慌忙抬手拭去脸上的泪,瞳孔中依然闪烁着泪光,却努力地冲女儿露出一个温柔的微笑:“外面下雨,你怎么就回来了?我刚刚关了店门,正准备去接你的……”却接到了一个电话。

这句话妈妈不说,薛静瑶也明白。

“我没事!”她淡淡地说了一声,揉了揉自己已经湿透的头发,忍不住多问了一句:“妈,你在跟谁打电话呢?”

一丝惊慌从韩雅茹的眼底一闪而过。

她有些不自然地转移了话题,伸手抚了抚薛静瑶湿漉漉的头发:“瞧你,下雨了也不知道找个地方先避避雨,都淋成这个样子了,快去换件衣服,把头发吹干,可不要感冒了。”

见妈妈并不想继续谈论这个话题,薛静瑶也不想勉强她,垂下眼睑掩去眸底的困惑:“那我先回房去换衣服了。”

“嗯,快去吧。”韩雅茹拍了拍她的肩膀,眼睛里洋溢着温柔的光芒,“妈妈现在去给你煮一碗热腾腾的馄饨。”

“不用了。”薛静瑶淡淡地低声说,“你早点儿休息吧。”说完,她就转身进了自己的卧室。

韩雅茹怔怔地看着女儿的背影,视线有些模糊……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她们母女两人心中逐渐产生了一块禁地,但彼此都默契地不去触碰。

薛静瑶进入卧室后,径直走到窗边的梳妆台前坐下。

凉爽的晚风从窗口吹进来,被风掀起的浅绿色窗帘以妖娆的姿态随风迎面拂向她的脸颊。

薛静瑶微微低着头,脸畔的发丝顺势垂落下来,轻盈的发丝随风起舞,宁静而美丽。

妈妈在跟谁打电话,不用猜她也知道是谁,只是一想到那个人,她的太阳穴就开始隐隐作痛起来。

她摇摇头,逼迫自己不去想。

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后,她缓缓地抬起头来。

望着镜子里那张与她一模一样的面孔。

她微微一笑。

乌黑的眸子里漾起温暖细碎的光,她轻声道:“小柔,今年我一定会送你一份让你很惊喜的生日礼物哦!呵呵……我就知道你会很期待。”

镜子中的女孩也笑眯眯地看着她,笑容温柔而明媚。

她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到衣柜前,取出放在里面的大行李箱,箱子里面放的都是她跟妹妹的东西。

她从箱子里拿出一只铁盒子,将今天收到的酬劳和奖学金都放了进去,再将盒盖小心翼翼地盖好放回原处。

见箱子里面的东西有些凌乱,她随即着手整理了起来。就在她整理书本的时候,一张照片从书里面滑了出来。

她随手将照片拾起,照片上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正冲她微笑着,她看了一眼后,准备将照片放回去,却无意中发现照片背面写了一行字。

她怔住了。

【三】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从浅绿色窗帘的缝隙里照射进来,无声地洒落在床上熟睡的少女脸上。

受到阳光的刺激,少女的睫毛颤了颤,渐渐地醒了过来。

惺忪的睡眼中有片刻的茫然。

不知道其他人在清晨醒来的一瞬间,会不会有短暂的失忆,忘记了自己是谁?少女此刻就有这种状态,只是这种状态维持的时间有点儿长。

她恍恍惚惚地下了床,走到镜子前,看着镜子里的那张面孔,迷迷糊糊的脑袋豁然开朗,她对着镜子中的人微微一笑。

“瑶瑶,你起床了吗?”

韩雅茹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房门紧接着被人推开。

看着站在镜子前的少女,韩雅茹微笑着说:“瑶瑶,今天店里有点儿忙,你下来帮妈妈收钱吧。”

“妈,我是紫柔啦!”少女咧嘴一笑,“你又把我错认成姐姐了!”

薛紫柔与薛静瑶是一对双胞胎,如果她们不开口说话,作为亲生母亲的韩雅茹也经常认错。

韩雅茹闻言却一僵,脸色瞬间苍白了起来,女儿……又犯病了?

虽然心里很快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但她心里还是很难受,勉强冲女儿笑了笑:“哦,原来是紫柔啊。”

薛紫柔一脸欣然的微笑:“妈妈,我今天的身体状况很不错哦,我可以去店里帮你的忙,等我换件衣服,洗漱一下,马上就下去。”

虽然是双胞胎,但薛紫柔的身体从小比姐姐要差很多,到了十六七岁的时候动不动就昏倒,根本不能像正常的孩子一样上学,在学校跟医生的建议下,她休学了。

在韩雅茹一脸怔愕的表情中,薛紫柔已经飞快地从衣柜里拿出了要换的衣服。

早上的生意格外红火,韩雅茹在下馄饨,薛紫柔就在一旁帮忙。

直到过了早餐时间,母女才得空,韩雅茹下了两碗馄饨端到桌上。

薛紫柔习惯性地闻了闻碗里散发出来的馄饨香味,秀气的面容上绽开一抹微笑,她迫不及待地吃了一个馄炖,一边满足地嚼着,一边赞叹:“妈妈做的馄饨永远都那么好吃,我真是百吃不厌!我每天都要吃!”

韩雅茹微微一愣,然后温柔地笑了笑:“就会哄妈妈开心!”

“哪有。”薛紫柔嘟了嘟唇,“我说的是真心话!要是有一点点掺假,那就罚我一辈子都天天吃妈妈做的馄饨好了!”

“好了,喜欢吃就多吃点儿。”看着女儿一脸笑眯眯的模样,韩雅茹脸上的笑也更深了,只是在偶然间,她的眼神有些不易察觉的恍惚。

吃完碗里最后一个馄饨时,薛紫柔抬眼看了看挂在墙壁上的钟,眼底闪过一丝狡黠的光。

她用最快的速度打包好一份馄饨,然后一边背起自己的书包,一边说:“妈,我去送外卖了哦,然后去街上逛逛,会晚点儿回来,不用等我吃午饭了。”

“多穿件衣服出去,外面冷。”韩雅茹笑盈盈地望向她,关切地说。

“嗯!我已经穿上了最厚的羽绒服啦,不冷的。”她脸上绽开一抹甜甜的笑,在飞奔出店门的前一刻,她突然想到了什么,于是回头提醒妈妈,“对了!姐姐昨天晚上淋了雨,今天就让她多睡一会儿吧!”

话音一落,她就带着灿烂的笑颜离开了,留下全身发僵愣在原地的韩雅茹。

凝望着女儿逐渐远去的背影,韩雅茹的脸色瞬间煞白,眸底的光泽一点点地暗下去。她双手颤抖地攥紧一旁的椅子扶手,双腿一阵无力,她踉跄着跌坐在椅子上,有种说不出的悲伤从心底涌起,眼泪默默地流出……

其实每次一开始她就能分辨得出来,只是每一次,她都难以置信……

为什么还是这个样子?

她韩雅茹这辈子就算犯了天大的错,也不应该惩罚在她的女儿身上啊,更何况……

冬日的第一场雪悄然来临,大片大片的雪花从空中飘落下来,慢慢让这个城市变得银装素裹。

薛紫柔送完外卖后,漫无目的地走在大雪中。不知不觉,她走到了一片旧城区的一座旧房子前,在这里,她住了16年,直到父母离婚后才离开。

院门前有一棵松树,树枝上面积压着白雪,好似一棵名副其实的雪松,煞是好看。

这颗松树在她很小很小的时候就在这里了,一直到她长大,再到举家迁移,它一直都在这里,却早已物是人非。

正当薛紫柔略微有些恍惚的时候,她的视线无意中落在了地面的积雪上,她的注意力很快被一片红色的雪吸引住了,脚步也不由得朝那边走了过去。不断走近,她发现红雪越发多了起来,周围还有明显的脚印。

她不由自主地跟着这些红雪以及脚印向前走。

一直来到一堵长长的围墙下。

一个身影赫然印入她的眼帘!

当看清靠着围墙坐在雪地上的那个人时,她立即捂住嘴,愕然地睁大眼睛!

从外表看,他大概不满20岁,这么冷的天,居然只穿着一件灰色的毛衣,而毛衣的袖子已经撕裂开来,露出他手臂上一道血淋淋的伤口!

薛紫柔意识到,刚刚一路走来看见的红雪显然是被他伤口上流出的血染红的!

而他显然也是一路挣扎着走到这里,再也支撑不下去了。

薛紫柔屏住呼吸向他走过去,踩在积雪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这引起了少年的注意,他低低地呻吟了一声,向她这个方向看来。

他的双眼如暗夜中的狼一般,透出凛冽的戒备之色!

薛紫柔脚步一顿,看着他的那双眼睛,心底顿时涌起一丝怯意。

这时,她才看清那张脸,那是一张不陌生的脸,虽然几年不见,他的五官明显少了几分稚嫩,多了几分让人说不清的忧伤与凌厉感,但薛紫柔一眼就认出了他——跟她做了16年邻居的叶承西。

可是,此刻他整个人看起来是那么痛苦而虚弱,好像随时都有可能昏倒。

薛紫柔鼓起勇气又向他走近了几步,担忧而怯怯地问:“你是承西对不对?你怎么会伤成这样?你没事吧?”

话音一落,她就后悔了,他在这种冰天雪地里伤得这么重,怎么可能没事?

不等他回答,她就立即掏出手机来,一边安慰着他:“你放心,我马上报警,那些伤你的人肯定都逃不掉的!”

他的伤很明显是人为的,而且那个伤他的人下手很毒辣。

可她的手指刚刚按下一个键,叶承西冷冷的声音颤颤地响起:“不许报警!”

薛紫柔的手一僵,她愣愣地看着冷漠而坚定的他。

“哦……好。”她低声回答他。

“嘶……呃……”

可能是刚刚说话太过用力,扯痛了伤口,少年极力地忍着痛意,却还是忍不住发出微弱的呻吟。

看出他在承受着强烈的痛楚,薛紫柔慌乱之下,又匆匆在手机上按了几个数字。

仿佛隐隐存在着某种恐惧,叶承西再次加重语气怒道:“你敢报警,我绝对不会饶你!”

“我、我不是报警。”薛紫柔有些胆战心惊地看着他,说话结巴起来,“我、我只是想打、打急救电话……”

叶承西似乎松了口气,闭上眼待伤口处传来的疼痛感不再那么强烈,他才睁开眼睛,淡漠地说:“不用,我不会去医院的。”

“这怎么行!”薛紫柔低声惊呼,“你伤得这么重……”

“这点儿小伤,我自己可以处理。”

“这个……你怎么处理?”薛紫柔颇为怀疑地看了一眼他的伤口,然后担忧地看着他。

叶承西单薄的身体依靠在冰冷的墙上,苍白的薄唇忽然讥讽地勾了勾:“我的死活跟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人都没关系,你管这么多做什么?”

他的声音里透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好像就连他自己,他都不在意。

薛紫柔情不由得缓步走近他,她分明是那样畏惧他,却鼓起勇气在他的身边蹲了下来,她的视线从他手臂上的伤口上,一直移到他冷淡的眼睛上,她沉默了片刻,郑重地说:“让我帮你吧。”

“你是在可怜我吗?”叶承西冷笑一声,“薛静瑶!”

薛紫柔愣了一下,赫然抬起头来盯着他的眼睛认真地说:“我是薛紫柔。”

“薛紫柔?”叶承西脸色一僵,目光幽深地看了她一眼,“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吗?”

薛紫柔皱着眉头,疑惑地说:“我为什么要跟你开这种玩笑?”

叶承西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突然沉默下来,不再说话。

见他似乎仍有狐疑,薛紫柔无奈地说:“我确实是妹妹紫柔,不是姐姐,或许是因为大家太多年没见了,在你的印象中我们姐妹俩略有不一样吧。”

“或许吧……”叶承西的眼神微微一闪,神思恍惚起来,“真的是好久了,我都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了……”

不知道为什么,在他说这话时,薛紫柔的心没来由地隐隐一疼。

她忽视掉这种异样的情绪,正色道:“你不想去医院的话,我现在去药店给你买点儿药来给你处理一下伤口。不过这里真的太冷了,你再这么冻下去,身体可承受不了。”

“你还关心我吗?”叶承西突然问。

薛紫柔怔了怔,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问,但她想了想,最后认真地说:“当然关心你呀。”

叶承西的目光一暖。

薛紫柔接着说:“你现在受了这么重的伤,不管是谁看见都会关心你的,何况我们还是这么多年的邻居。”

叶承西的神色渐渐变得复杂,看着薛紫柔的目光也更加恍惚起来。

见他不说话,薛紫柔心里有些着急了:“你老在这里坐着也不是办法呀,要不我先扶你回家?”

“不!”叶承西厉声拒绝。

他强烈的反应让薛紫柔怔了一下,但她很快明白过来,他受了这么重的伤,必然不想被家人知道。

她的眼睛忽然一亮,提议道:“那要不去我家吧?” BGdqrJOrFA+GpSGIsWzKmCSqDZikSvnPC7bCCB1qcxWHluaVlRY9nRVuaaLdEF0g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