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楔子

梦的萌芽

“姐姐,你要去哪里?”

薛静瑶刚刚出门,准备下楼的时候,薛紫柔从屋里追出来急忙喊住她。

17岁的薛静瑶一脸愤然,咬牙切齿地说:“我去找薛展浩算账!”

薛紫柔追上姐姐,皱了皱眉头,低声说:“姐,你别冲动,他毕竟是我们的爸爸……”

“爸爸?”薛静瑶冷哼一声,不屑地说,“他配吗?”

说完,她便加快步伐下楼了。

薛紫柔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心里担心姐姐会做出冲动的事情来,急忙跟了上去。

最后,薛静瑶骑着一辆破旧的电瓶车,载着薛紫柔风风火火地赶往目的地——爸爸的新家!

可是,那电瓶车实在太破旧了,骑到半路,“咔嚓”一下,再也不动了。

薛静瑶下车倒腾了几下,见一时修不好,便只好将电瓶车丢下,然后对妹妹说:“反正也不远了,我跑着去就是了,你在这里等我,我跟他算完账就回来。”

话音一落,薛静瑶便头也不回地跑开了。

“姐,你等等我,姐,你不要扔下我!姐……”

任凭薛紫柔怎么叫她,她都没有停下脚步,她一心只想快点儿找到那个负心汉,为妈妈出一口恶气。

许多年后,她曾想,如果那个时候她回头看一看,哪怕只是看一眼背后的妹妹,或许妹妹就不会是那样的结果。

可是,正当她在那个负心汉家跟他对质的时候,她接到一个她人生中最可怕的电话。

妹妹心脏病发作,送进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据目击者说,妹妹是在路上奔跑的时候,突然发病的。

她不相信,刚刚还坐在电瓶车后面紧紧抓着她衣服的妹妹,就这么死了?上天开了一个多大的玩笑!

接了电话赶到医院的时候,她的神色异常平静,直到在病房里看见躺在床上、闭着双眼、一脸苍白的妹妹,她依然没有掉一滴眼泪。

她缓缓地走到病床边,然后坐了下来,伸手轻轻抚了抚妹妹的头发。

妈妈在一旁哭得撕心裂肺。

她皱了皱眉头,伸出一根手指放在唇边对着妈妈轻轻嘘了一声,然后说:“妈,你小声点儿,小柔在睡觉呢。”

妈妈愣了一下,接着哭得更加凄惨了。

她没有办法,只好将妹妹抱起,小心翼翼地搂在怀里,嘴里哼着妹妹最喜欢的曲子。

大家只当她是一时无法接受妹妹死亡的事实,让她抱着尸体过了一晚。

到第二天,医务人员觉得不能再拖了,便打算将尸体移到太平间去。

可是,她依然死死地抱着妹妹,一双无神的眼睛突然变得狠厉起来,她对着那些医务人员大声吼道:“我妹妹她睡着了!你们要抢走她做什么?”

不管谁在她耳边说妹妹已经死了,她都听不进去,无论别人用什么样的方法要将尸体从她怀里抱走,她都不肯,拼命将妹妹护在怀里,喃喃地说,“小柔,我不会离开你的,不会扔下你一个人的,姐姐会一直陪着你,不要怕……”

她那股护着妹妹尸体的倔强劲,轰动了全医院,甚至还有记者来关注此事。

当然,最后她还是失去了妹妹,因为她几天几夜不吃不喝,身体终于承受不住昏了过去。

几天后,她苏醒了过来,对着悲喜交加的妈妈说了一句:“妈,姐姐去哪儿了?” 4w34yuOXX93LI2yj5OHaocT8BbrMg6S+y+dr6pnAwsU1oWkJ/jWt0iW1G3lHNaKL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