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序一
技术中性与社会福利

数字经济是移动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等新一代通用技术深入经济社会各个层面后产生的结果,是引领全球经济增长的重要引擎之一。近两年,国内数字经济发展尤为迅速,原因主要是“互联网+”行动计划推动了数字技术与传统经济的创新融合。腾讯研究院的研究表明,2016年中国的数字经济整体增长约62%,达到22.77万亿元,成为中国经济整体转型升级阵痛期内的一抹亮色。

从发展的角度看,不难理解为何社会各界对技术进步寄予厚望。人们倾向于认为技术会自动深入生产和生活,降低成本创造价值,实现全社会的大融合大团结。但近半个世纪的人类实践证明,实际情况往往相反,技术的普及并非是免费的,技术给社会带来的深刻影响也比人们想象的复杂许多,并不仅仅体现在单纯的生产效率提升上。这些影响必然会外溢出来,动摇社会分工和分配结构。英国诗人刘易斯(C. S. Lewis)说:“我们所说的征服自然的力量常常会变成一部分人以自然为工具统治其他人的力量。”在庆贺科技进步取得巨大经济成就的同时,作为严肃的研究者,不应放弃从人文社会科学的角度对科技和社会的互动做冷静的思考。

数字技术,或者更一般意义上的科技进步,对整个社会福利的影响无疑是巨大的,特别是类似于移动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这样的通用技术,在整体上推进人类文明大步向前的同时,往往带来经济外部性的甜蜜烦恼。这些甜蜜的烦恼可以用三个悖论加以说明。

第一个悖论有关科技进步的可见性,源于罗伯特·索洛(Robert Solow)在1987年开的一个玩笑:“除了在生产力统计指标上,你能在任何地方看到我们已经进入计算机时代。”玩笑话的背后,有大量宏观经济研究结果表明,美国的劳动生产率并未因计算机的使用而出现飞跃,有的年份甚至出现轻微下滑。虽然每个人都对技术的突飞猛进有着切身的感受,但在统计数字上,这些人们每天都在频繁使用的科技产品隐形了。人类预期寿命延长、教育质量提升、家庭环境改善都没有体现在GDP(国内生产总值)统计中,这成为经济学者互相调侃的笑料之一。看得见摸得着就是测不到,成为困扰学界的科技进步可见性悖论。

第二个悖论从宏观的社会分配角度看微观科技进步,质疑科技进步的公平性,得到的结论更让人困惑。托马斯·皮凯蒂(Thomas Piketty)在自己的畅销书《21世纪资本论》当中,将科技进步与贫富差距拉大联系在一起。索洛悖论提出后的30年间,虽然技术以惊人的速度发展,但是并非所有人都能均等地从中获益。事实恰恰相反,大部分人在科技的突飞猛进中被落下了,社会总体福利水平提升反衬的是中下阶层人群生活质量的下降,以及金字塔顶层在财富分配中占比越来越高。这不禁让我们反思,科技进步对于社会福利的终极影响是怎样的?分配不均是科技进步本身造成的,抑或是现行的社会制度造成的扭曲?此即科技进步的公平性悖论。

第三个悖论强调科技进步与社会发展的相关性。2016年,美国西北大学经济学家罗伯特·J. 戈登(Robert J. Gordon)在《美国经济增长的兴衰》一书中提到照明灯具的发展史。从中世纪的蜡烛到19世纪的煤油灯、电灯,到现在的LED(发光二极管)灯,照明工具以接近摩尔定律的速度实现了效率提升、价格下降、使用寿命延长。但在19世纪,煤油灯曾经是支撑经济发展的支柱性行业,而现在灯具行业在经济整体发展中已经逐渐边缘化,对于就业、投资、消费的影响微乎其微。照明行业也因此成为部分经济学家最喜欢引用的案例之一:当科技进步的方向与社会需求的增长不在同一方向上时,科技进步就变得与社会脱节,找不到价值所在,产生了所谓相关性悖论——科技进步确实肉眼可见,但对社会福利的影响几乎可以忽略。

数字经济能否跳脱可见性、公平性和相关性陷阱,带给中国社会均衡稳定可测的未来?答案也许并非在于数字经济发展本身,而需要与中国国情、社会发展阶段、政策统筹相结合,进行通盘谋划。但总体说来,在虚拟现实和人工智能等技术发展趋势日趋明朗、新一轮科技进步和融合创新无法避免的当下,我们对正确处理技术与社会的关系抱持着审慎乐观的态度。

这一乐观态度首先来源于技术进步本身。从移动互联网、大数据到虚拟现实和人工智能,这一波技术进步是与人类社会天然契合的,新技术的落地场景也不是从生产端的工厂车间开始,而是从社交、金融、教育、医疗等与日常生活息息相关的领域兴起。这与以往的科技进步有着本质区别,即这一波科技创新天然是社会性的、是亲近人的,可能会以较低成本跨越公平性陷阱。

再者,从中国目前的发展阶段来看,原始的社会资本积累已经完成,中国社会正在经历漫长的消费升级过程,富裕起来的国民正在从基本的衣食住行需求向更高级的需求转移。新一代的技术进步将极大润滑这一矛盾丛生的过程,与社会的总需求变化是一致的。相关性陷阱应该不是问题。

比较难解决的是新一代技术与以往的技术一样面临着测度难题。对此,我们能做的也许是透彻地理解技术。这需要我们俯下身来细心观察技术进步对社会各个层面的点滴影响,并做忠实记录。本书可以看作俯身观察的一次尝试,希望能对各界理解数字经济、确保这些人类文明的成果以可以接受的方式融入社会、造福社会有所启发。

社会的现代化要求管控手段和思想的现代化,技术赋能于人,单个人的力量越大,思想越丰富,社会作为所有人的总体理应更发展、更成熟和更可控。毕竟,科技进步是推动人类社会向前发展的终极力量之一。而另一个力量,是人类自我反省的精神。

郭凯天
腾讯公司高级副总裁
腾讯研究院理事长4w34yuOXX93kQAYZ8YzjWA2uXynrvQktK6zLfrnQQttZT3ViYCdXeQtpt72vreMS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